有声小说连载《首席质量官》150:研究院的底层人

研发部长胡博拂袖而去。被留下的小张有点尴尬地跟诊断小组的人点头打了招呼,说,我叫张浩思,是研发部的一个技术员。

之前财务部和人力资源部的部长也是像胡博一样,留下个小员工就走,之后基本也就没什么交流了。因此,面对这熟悉的场景,郑一铭和朱诗雨等人只当是这场管理诊断也是半途结束了。看这位张技术员也不打算说什么,便比较放松地互相聊了几句。

高老师和胡博的沟通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,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?高老师,他开口道,您觉得,这场管理诊断,里面的矛盾点在哪儿呢?

高志良听了郑一铭的疑问,解释道,其实啊,就是双方之间理念差异太大了。研发中心真正的价值在哪儿?它应该是体现在产品的改善上。产品改善了,才能够提升产品的竞争力。

这个才是研发的核心,而绝不是胡博所说的专利、销售资质,甚至政府补贴之类的。这些根本就不该是研发部的本职工作。要想改善产品,重点就是去了解客户的需求,可惜这一点,他也不能理解。

高老师,一直安在位置上的张浩思突然插了一句道,您说的这些很在理,但我们的领导都不关注。但是,销售部一直都很关心您说的客户需求,改善产品这些问题。

诊断小组的几人对张浩思的突然发声有些惊讶。刚才胡博在的时候,这个人一个字都没说过,这会儿突然说了话,听起来还貌似是个能理解高老师的观点的。在刚才时间颇长的交谈中,双方都没有达成半点与“理解”相关的成就,此人的这两句发言,顿时显得弥足珍贵。

可能是被施以尊称让张浩思有点不适应,他不太自然地笑了一下,方才继续刚才的话题,道,销售部很重视客户的需求,是因为要是搞不好,销售部的人去客户那儿总是挨骂。

之前销售部马总让我给做几个产品改善项目,我听马总转达客户那边的意见,说电池不好搬,然后我就做了一个电池包装设计的改进,之后马总说,客户那边反映良好,说搬运便利了不少;后来有一次,销售那边说客户抱怨不好组装,我就在电池设计上增加了一个组件,这样客户组装的时候更加方便。

我原来是负责售后的,所以也能经常从客户那里得到一些反馈,最近还有客户提出来说,能不能优化防冻性能。我一想确实需要,尤其我们北方,冬天冷,防冻是个大事。我是想做这个,但这个项目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出来的,技术能力有限,公司在这方面也不给政策支持,所以这个事就一直没有搞定。

张浩思可能是突然觉得自己讲太多了,停了下来。他又看了看高志良,道,高老师,我刚才一直认真听您讲,觉得很有道理。您看,我这样做,是不是算是有意义的?

高志良在听到一半的时候,就提起了兴趣,张浩思话音一落,他就立刻冲这个有些小心谨慎的年轻人赞同地点了点头,道,你做得很好,这当然是有意义的!你讲的这几件事儿,正是我希望研发部能理解的理念,就是不要为了专利而去做专利,也不要把重心放在补贴这种事上。真正的研发,是要充分研究客户的需求,不断改善产品。像你说的做的那些,才是一个真正的研发部门所需要做的工作,这才是研发的方向啊!

高志良难得地激动了几分。他顿了顿,又道,你做得很好,但是,只有你这样做了,是不可复制,不可永存的。你们还是应该形成体系。

郑一铭看出高志良老师对此人的认可,他自己也很认可这个人。胡博领导下的研发部,居然还有这样真真正正做研发的老实人?他很想和这个人再多聊几句,因此,当大家张罗着去吃午饭时,郑一铭主动叫住他,问他要不要一块儿去吃饭。

张浩思有点错愕,没有马上回答。高志良老师也说,一起去吧,我们也好再聊一聊。

直到和高志良老师、郑部长以及其他几个人一起坐在饭桌前,张浩思还觉得有点受宠若惊。

他何时受到过此等尊重?在研发部,他一直是处于“社会底层”的。他是胡博口中“学历低”的那种人,他一个本科学历的,没论文,没专利,也没职称,在全员博士硕士的研究院,好事从来没他的份儿,遇到什么不好干的却都让他干。他有自知之明,自己在研究院,说不好听的,就属于打杂的下等人。虽说用马总的话说,自己干了研发部差不多80%的活,可那又怎样呢?还是得不到最起码的尊重。

他在研发部的日常,基本就是低头默默干活,就算这样,部长也话里话外总说想把学历低啥也不会的踢出去,弄得他在研发部更是如履薄冰。这次也是因为自己PPT做得不错,而且部长想让自己写写材料,记录一下,才带自己来的。想想自己年纪也不小了,也是过了而立之年,每天过得这么窝囊,前路也十分迷茫,却毫无改变现状的方法,只能一声叹息。

他在电池厂时日也不短了,可今天,他第一次听到了新鲜的言论。这位高老师说的,句句都砸在他心坎儿上,那位郑部长,他也早听说过,甚至现在还兼任合资厂的总经理,今日一见,给人感觉也是个很正派、很可靠的人。

他习惯了公司里的那些弯弯绕绕,空有一腔孤勇,却无力改变现实。如今得这两人青睐,他不禁有种难得遇见伯乐的感觉。虽然这可能并不能改变什么,但毕竟知音难遇,他也想和这些人多相处一会儿。

郑一铭看张浩思很是腼腆,他也很想了解这个人的情况,加之高志良老师也明显对此人青睐有加,于是饭桌上,他和朱诗雨都主动和张浩思搭话。高志良老师也时不时说上几句。起初张浩思话还不多,但见周围人谈话的态度都很真诚,逐渐也就打开了话匣子。

经过一番沟通,郑一铭大致了解了张浩思的情况。此人87年生人,今年也三十二岁了,不是本地人,来自一个高考大省,当年考个大学也挺不容易的。听他的一些观点,还有做法,能看出来他是个很有思想、有能力的人,可是他在研发部却完全没有地位。他没有申请过专利,也没有发表过论文,所以他也评不上职称。因此,在别人看来,他甚至不像是一个搞技术的,他在研发部里,丝毫没有话语权。

不过他和销售部的关系倒是很好,他切实帮助销售部解决了不少问题,所以马菁菁对他很是欣赏,甚至几次提出来要给他升职,但都生生被胡博给挡下了。人力资源部那儿也不同意给他升职,说他又没有职称,又没有学历,身为一个技术员,居然还没有专利,凭什么让他升职?

一个两个都拦着,马菁菁也没有办法。后来销售部有什么问题,她就只私下里找张浩思,让他帮着解决。张浩思一心致力于产品改善,有什么想法也不去想着写成专利,而是直接用在产品上,所以到现在他手里也没个专利。不过这样一来二去,时间长了,他和销售部的人关系都特别好。

然而,尽管他一个人干了研发部大半的活,还曾经帮销售部解决了不少问题,却依然得不到一点尊重。他平常经常跑客户,但因为这个,还经常被身边的高学历同事嘲笑,说他像个靠卖嘴皮子和讨好客户混饭吃的销售员。他在研究院,只有出出苦力的份儿,在胡博眼里,他依然什么都不是。不过,胡博虽然把人贬得一无是处,平时用得倒是挺顺手,就连这次管理诊断的PPT,都是让人家给做的。

大致了解了张浩思的情况,郑一铭心里很是感慨。当年自己未被董事长提拔的时候,在一线车间也差不多混到了这个年纪。要说境遇,严格来说这个人是比当年的自己要好的,毕竟就算是排在末等的技术员,待遇也比一线检验员好得多得多,但在精神上,他的压力怕是比自己更沉重。

自己在车间时,虽然王克勤等人也是天天给自己脸色看,但绝大部分时间里,自己还是相对自由的,而且整个检验车间在朱诗雨来之前都没个大学生,自己身为唯一的本科学历,其他工人对他也比较客气。

但张浩思的情况就不一样了。同样是本科生,放在整个电池厂里算是不错的学历,可进了研发部,那就是垫底的。本来也没什么,研发重在能力,而张浩思又有能力,可他的领导是那个自视甚高、跋扈专制的胡博,张浩思和胡博的理念几乎是背道而驰,他都能想象得到张浩思在研究院的境遇。

想到这儿,他心中陡然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之情。他很能明白那种被压抑的感觉。一只脚已经踏进中年,却还一事无成,受欺压、受排挤,已经不是年轻敢闯的年纪了,却依然对未来充满迷茫,这种不踏实感消磨人的精神,甚至能一定程度上改变人的性格。自己那时候,就是一天到晚沉默寡言埋头干活,时间长了,自己都快找不回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了。

酒过三巡,张浩思面对在场的几人,愈发敞开心扉道,我觉得,咱们企业就是没有这个踏踏实实做产品的文化。不光我们企业,我感觉整个江宁都有一种很不好的导向。我对日本的文化还算了解,我特别欣赏那些优秀日企的理念。之前刚成立合资厂,我就想调过去,但是一直没给批,也没去成。

怎么会没给批呢?郑一铭有点意外。要是这样的人才肯来,他真是求之不得。不过他转念一想,电池厂研发部是肯定不会放他走的。别看胡博一副把人踩在脚下的气势,但真要干实际的,他还不能没有人家。马菁菁的销售部也还需要这个人,因此他个人一心想来合资厂,肯定是来不成的。可笑的是,这个人的作用如此之大,却完全没有相应的待遇,甚至是起码的尊重,这真是个怪象。

张浩思继续道,虽然没去成合资厂,但我也曾经去那边交流过。我不明白咱们的企业为什么就是不肯学一学外企的先进经验。我曾经一度怀疑是我做错了,我走的路有偏差,可是我发现在日企,人家搞研发搞技术,都是实实在在想着怎么把产品做得更有竞争力,使产品更加完善。而咱们这边呢,搞研发就是想着怎么搞更多的专利,这样的话,糊弄政府申报资金也方便,个人评职称也方便。个人和企业都得到了好处,就是消费者没得到好处,国家没得到好处。

张浩思顿了顿,继续道,我有时候想,这恐怕就是咱们的体制问题造成的。有时候我感觉,我们政府的人给这些人奖励,实际上不是扰乱了市场吗?在这种导向下,我们很多企业不都争相把专利、把外在的一些东西放到第一位了吗?真真正正把目光放到内在的、回归到技术产品本身的有多少?

我看过一篇文章,里面的观点我也很认同,就是说,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产品,很少有那种拳头产品,更没有那种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技术,原因在哪?归根结底一句话,就是不踏实。人们稍微干点成绩,就让这种奖励给扭曲了。咱们的职称体系也很不科学,完全是靠论文,靠专利,踏踏实实做事反倒不行。

很多国有企业,有职称的人多得是,可他们的产品质量也是很弱的。这难道不说明问题吗?

郑一铭颔首,张浩思说得不错。别看一个一百多人的小小研发部,这就是科技界的缩影啊。

做实事总是比不上论文和专利的。他早觉得这个职称体系是有问题的,做实事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?那些改善、那些努力,对消费者、对社会、对世界难道不是有意义的吗?

郑一铭心里叹了口气。我们的很多专家技术员,可能也就是胡博这种德性的了。我们最缺乏的不只是人才,更是一个科学的体制。职称应不应该算实力的体现?应该算的。但是,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怎样才能改善这个体制,怎样才能更具慧眼,能把越来越多优秀的人才真正挖掘出来,能遴选出那些真正能给公司创造价值,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。

张浩思也叹了口气,道,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,就属于比较傻的人。我一直这么坚持,我知道我这么做是对的,而且我也看到了好的结果,改善后的产品得到了客户的夸奖,给他们带来了方便。我知道这么做对公司来说是有意义的,但公司里的人,特别是我们领导,胡部长他不认为这些是有价值的事。电池厂这边,除了实际接触客户的销售部,好像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。我真的很羡慕合资厂的人,都在同一个院子里,不说一墙之隔吧,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?

张浩思的诉苦,郑一铭很能理解。胡博这个人,一开始可能确实是有点真东西,但现在,他完全就是把自己当成个大领导,浑身上下都是一副官僚作态。他总觉得自己是正确的,很自我,接受不了建议,更接受不了新思想。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,让一个人产生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?江宁的土壤,难道真的腐化到这个地步了吗?

郑一铭想起了贾旭东,贾旭东也是博士毕业,不像胡博,他没有改变,可是他尝试了好些次也不能适应江宁的一些环境。之前贾旭东也和自己说了不少江宁研究院的现状,就和现在张浩思说的相差无几。眼前的张浩思,是个实干派,也有能力,可就因为他没学历没职称,他在研发部已经被边缘化了。电池厂研发部由胡博这种人来领导,在他的理念下运行,这不等于是把研究院的一百多人全都浪费了吗?

大家志同道合,深有共鸣,难免多聊了一会儿。临别时,张浩思和高志良老师以及郑一铭都加上了微信,建立了联系。作者 刘天峰

Leave A Comment